生產者圖像 | 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

生產者圖像

咖非正義幕後直擊

來了倫敦一個月了,一直沒有正式跟大家報告我來英國進修的消息,因為我在上學校的預備課程,這種事情一認真,就真的很忙(笑),我每天早上四、五點起來準備今天要上課的內容,下午放學就是複習當天上課的內容,說我是優良的乖學生一點也不為過(呵)。預備課程經過一個月終於告一段落,我很想念台灣的一切,想念生態綠、想念大家。看到部落格旁邊的合作夥伴好像新增加了不少,謝謝文彥跟慧珍如此努力。 (...
Read more

獨立運動的搖籃,亞齊咖啡名店-Solong咖啡館的經營秘密

亞齊(Aceh),一個因為海嘯而知名的地方。海嘯過後的五年,我一片空白地來認識這個地方,所幸我們的團隊裡有論文寫亞齊獨立運動的暨南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生李信宜、也有精通伊斯蘭文化的政大教授林長寬,讓我現在可以揮灑惡補來的知識介紹亞齊這個地方。 (亞齊機場的外觀,似清真寺的建築道盡亞齊伊斯蘭的忠誠信仰) 亞齊位於印尼群島西北方最頂端,因為地理因素,很早就成為伊斯蘭信仰的獨立王國,不但七、八世紀開始,...
Read more

拜訪迦幼山曼特寧始祖[Gayo Mountain Mandehling]-印尼棉蘭CV. ARVIS SANADA公平貿易咖啡出口商

從台灣出發,我們的飛機在晚上10點多抵達新加坡樟宜機場等待轉機,飛棉蘭(Medan)的班機在第二天早上8點才出發,晚上我與元智大學Friends團隊以及青草湖社大隨行工作人員為了節省經費,決定不在過境旅館而直接在樟宜機場找適合的睡覺位置。樟宜機場很大,什麼都有,我們碰巧遇到新加坡設計師座椅展,而且24小時提供過境旅客體驗,懶人沙發椅變成我們的搶手貨。不過晚上燈光太亮、冷氣太強,我仍然一夜未眠,在機場裡飄蕩、吃肉古茶湯取暖、在廁所刷牙、使用免費沖澡設施,頗有有一種湯姆漢克在電影『航站情緣』裡的自在。...
Read more

生態綠曼特寧的回溯之旅之一

你知道曼特寧咖啡從哪裡來的嗎?
過去兩年來,每每我們演講時問大家這個問題,多數的時候都沒有人回答出來,但是為什麼你會不知道你天天喝的咖啡從哪裡來?怎麼來?事實上台灣人最常喝的曼特寧咖啡來自印尼蘇門答臘。
數月前,元智大學的Friends團隊前來生態綠訪問我們有關公平貿易的議題,沒想到這群小朋友回去後,不但寫了一份公平貿易咖啡的研究企劃書,還獲得元智大學的圓夢比賽獎金資助他們的夢想。後來幾經討論,因為獎金不多,他們選擇前往亞洲國家,而在青草湖社大的安排下,僑定所有的行程,而我也有幸掛上顧問之名,與他們一起帶大家做個生態綠曼特寧咖啡的回溯之旅。...
Read more

宏都拉斯咖啡小農之天堂路迢迢(下)

上一篇稍微介紹 宏都拉斯 之後,接下來這邊是擔任國合會國際志工李培蘭在宏都拉斯的實際見聞。培蘭在宏都拉斯擔任華語教學志工,去年我們第一次在生態綠見面,她拿出一篇又一篇自己整理的報告,跟我描述宏國的狀況以及咖啡產業現況,希望能從提昇宏都拉斯公平貿易咖啡在台灣的銷量下手,為宏國貧窮的狀況做點什麼。...
Read more

非洲可可小農擁有英國巧克力公司-Kuapa Kokoo, Pa Pa Paa!

上周三晚上,我在台大社科院第一次分享參與AFTF亞洲公平貿易論壇的收穫,頭一遭我用了回饋問卷,回收的問卷上還是有人問我:『公平貿易真的能幫助到小農嗎?公平貿易真的能改變貧窮嗎?公平貿易會不會只是另一種商品而已、另一種商人賺錢的方式而已?』是的,答案就是這樣。公平貿易是一種另類的商品、另類的貿易型式,一種讓生產者、土地、商人和消費者都能互得其利的商業體系。公平貿易建立的是一種可被辨認的『道德交易』機制,並且透明、要可被稽核、公平與永續。接續上一篇文章,我應該更深入公平貿易標籤、生產者以及市場的關係,但我想先介紹一個令人振奮的案例。 在飛往斯里蘭卡的路上,我們被迫在新加坡機場停留,意外的發現,...
Read more

面對面感受-宏都拉斯咖啡小農的幸福

食品相關產業一年一度集合大拜拜的國際食品展已經接近尾聲,我跟文彥起了個大早(但是遇到大塞車...XD)送完咖啡後,就往南港經貿展覽館參展,光是食品加工機器區就讓我們大開眼界,整整逛了一個上午,因為下午要趕回店裡營業,所以我們到了食品區後,才發現這是幸福的開始,免費試吃吃不完,有日本高級龍蝦沙拉,也有西班牙巧克力咖啡軟酪...我的嘴跟手停不下來,而且廠商都很大方,可可一給一大杯,喝都喝不完(hmm...但是美國區仍然大展特展現在最敏感的美國牛肉...)。快速的逛完台灣區、日本區後,我們決定利用所剩不多的時間直奔中美洲館與FTA館,因為我們的這批咖啡大多來自中南美洲,...
Read more

咖啡危機:世界越來越熱,會不會有一天喝不到咖啡呢?

世界越來越熱,會不會有一天喝不到咖啡呢? 氣候變遷影響了咖啡的生長,尤其較為敏感的阿拉比卡豆更對溫度更為敏感,溫度的增加很容易就會影起蟲害,也會引發葉銹病、枯萎病。 2012年盛產高品質阿拉比卡咖啡豆的中美洲爆發了葉銹病,造成咖啡農的嚴重損失,有些小農的損失超過30%。氣溫上升使得葉銹病侵襲過去沒有蹤影得更高海拔地區,過去影響的範圍約在1500公尺以下,現在近2000公尺的高地也出現了葉銹病。 包括南美洲、亞洲和非洲其他咖啡重要產區的咖啡農也目睹了旱災、暴雨、蟲害等全球變暖所導致的災害,真實的影響了咖啡的產量。 今年在咖啡採購上,生態綠也的確遇到長期合作的生產者合作社夥伴因氣候的改變,...
Read more

我製作自己買不起的平板電視時,失去雙手卻沒有人伸出援手

Rosa Moreno在墨西哥雷諾薩(Reynosa)零件工廠工作了15年,直到她於2011年2月的晚上失去了雙手。 Rosa和她其中一位女兒。圖片來源: the guardian 雷諾薩位於墨西哥與美國德州的邊界,在這裏工傷事件一點都不罕見。鎮上分佈了約200個零件工廠和加工廠,為全球許多著名的品牌製造產品,如Panasonic、卡特彼勒(...
Read more

殖民、咖啡、公平貿易-Tunas Indah公平貿易咖啡農合作社的過去與未來

在班達亞齊短暫的停留後,我們坐了接近十個小時的車抵達Takengon,繼續我們的迦幼山曼特寧回溯之旅。 (十幾人擠在一輛貨車的驚險畫面,在當地司空見貫) (Takengon鄰近迦幼山脈,一路上我們越走海拔越高,...
Read more

頁面

訂閱 RSS - 生產者圖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