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貿易無效?還是我們怯於改變 | 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

公平貿易無效?還是我們怯於改變

日前網路媒體Bios Monthly翻譯一篇美國學者Bruce Wydick的文章,在網路上引起許多討論,有學生甚至恐慌的寫信來生態綠詢問。其實早在今年八月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已經針對Bruce Wydick所撰寫的文章做出正式回應。究竟Bruce Wydick所批評的內容為何?竟可以引起如此多的目光?又或者只是新媒體為創造流量採用的標題殺人法?

 

引用生態綠同仁阿保於臉書上的評論,檢視一下這位美國經濟學家的論點:

 

Round 1

Wydick:貿易系統的缺陷損壞了原本的優點:當咖啡的市場價格下降,會吸引更多人取得公平貿易的認證。而參與公平貿易體系的種植者所獲利益,會與支付公平貿易認證的費用相抵消。換句話說,公平交易的長期利益幾乎為零。

阿保:公平貿易的長期利益與短期利益是什麼?短期利益上,公平貿易除了提供fairtrade price 給農民一個合理的收購價之外,此外還有fairtrade premium,這可以提供給小農合作社根據他們的社區需求評估先後順序,用自己賺來的錢投資往下一步發展的需求,例如飲水、生財器具、教育、醫療。除了資金上的協助,也利用社區發展金所引導建構的合作社模式,使小農社群成為一個生命共同體,許多小農發展出的合作社,已經從當年的散兵游勇,成長為一家擁有自己可可加工廠的小企業。這些賦權、培力的學習性系統,就是公平貿易之所以要發展的使命之一,除了給小農釣竿,公平貿易還帶他們出海去捕魚!原本被跨國糧商壟斷的咖啡交易權,小農自己拿回來!原本是文盲的小農,他們開始學會跟外國人做生意,村子裡買了電腦,可以用email接單。

公平貿易的長期利益幾乎為零? 這抹黑已誇大不實到噁心的地步。

Round 2

Wydick:公平貿易容易吸引品質差的咖啡豆:收成中豆子總有好壞之別。當同時擁有市場價格低於 1.40 美元和價格高於 1.40 美元不同品質的咖啡豆,公平交易制度會促使種植者透過此管道出售低於 1.40 美元的豆子,讓公平貿易市場充斥著品質差的咖啡豆。購買者極可能因為害怕買到品質較差的豆子而對公平貿易咖啡卻步。

阿保:事實上由於公平貿易的支援系統,很多小農都跟他們的阿公不一樣了。阿公那一代,不曉得怎麼分級、不曉得怎麼改良,大部份連發酵處理的設備都沒有,豆子邊爛邊賣,為了餬口飯吃,品相差的豆子為了換現金都殺價賣給大型收購商。

Round 3 (關鍵一擊)

Wydick:認證費用加諸於咖啡農:公平貿易的規章,對貧困種植者形成顯著成本。美國加州大學的一項研究估計,公平貿易認證的費用約為每磅 0.03 美元。貌似不大的金額,卻大於某些年公平貿易帶來的價格優勢。此外,威斯康辛州的經濟學家 Brad Barham 和同事發現,化肥使用限制和其他投入款項等,會增加農民的生產成本。如果喝咖啡的人想改善生態環境,就應該自行吸收,而非對增加農民的成本。

阿保:我已經懷疑這篇文章是經濟學教授寫的了!我實在看不懂什麼叫做化肥使用限制增加農民生產成本,應該由喝咖啡的人吸收而非增加農民成本。就是因為公平貿易對化肥使用限制,把原本不被衡量的外部成本估算進來,成為可衡量的數字,然後再反應到市場上,由消費者來做決定。

成本一直都在那裡,只是原本有人裝瞎而已。

歐,要感謝原文作者,提醒大家:公平貿易致力于化肥使用的限制。

Round 4

Wydick:鼓勵減少生產:幫助咖啡種植者生產更多的咖啡,實際上是個錯誤。較低的咖啡生產量會提高價格,反而帶給生產者更多利益。最好的辦法即幫助他們轉行,如透過小額貸款、現金補助措施發展新的事業,並資助咖啡農民的小孩,給予他們良好的教育。咖啡農民和他們的孩子轉行後,全球供應咖啡量減少,所有咖啡生產者可獲得較高的咖啡價格並因此獲益。

阿保:又來了,老師你搞得我好亂呀

公平貿易的運作從來就不只是把東西種好,而且是利用把東西種好,把人民應該獲得的基本人權從新建立起來,包含受教權、醫療權,獲得翻身的機會。而且公平貿易組織也有提供貸款來改善合作社種植、營運的學習成長,使他們從原料生產者進階到加工,甚至可以走到品牌代工、自有品牌。阿公種可可,他的孫子已經在賣巧克力了!!

Round 5

Wydick:無法解決根本的貧困問題:發展中國家貧困的核心問題在於衛生、教育、基礎設備、創業行動和國家管理。若這些問題能有效解決,便能製造大量的工作機會,使他們擺脫貧窮。

阿保:衛生、教育、基礎設備、創業行動,這些就是公平貿易組織一直在做的事情。

國家管理?

你睜開眼睛看看,靠政府有用嗎!!

要不要回去問你阿嬤!!!

要不要回去問你阿嬤!!!

要不要回去問你阿嬤!!!

 

我們很好奇,究竟這樣不營養的內容,如何吸引媒體編輯與讀者的眼球?媒體的編輯有認真讀內文嗎?有搜尋過相關的回應嗎?下了一個聳動的標題「公平貿易咖啡,其實無效?」,讓平常文章只有10多個分享的網站,暴增到200多個分享。而按讚與分享的人,是有認真看內文,還是看到標題呼應了內心怯於改變的暗黑心態就見獵心喜的分享了。

面對複雜的貧窮、農業、食安、全球不公平貿易等等問題,消費者除了坐在家裡抱怨企業無良、政府不給力之外,我們是否已經喪失了主動建構一個美好世界的信心與互信,以至於冷眼面對任何改變的企圖,坐等一個時機吐出一句:還好我不是傻瓜。

公平貿易或許不完美,也樂於接受批評,可是這些批評真的了解公平貿易組織是如何運作嗎?

我們來看看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回應Bruce Wydick的全文

公平貿易咖啡:給咖啡農一個比較好的交易條件與更永續的未來

 

在公平貿易的領域裡,我們非常歡迎辯論與討論如何改進我們的工作。批判性的分析挑戰我們的假設也幫助我們改善公平貿易的模式。貧窮與不公平深深的根植在複雜的全球不公平的貿易系統;任何複雜的問題,需要多面向的解決方式。

 

日前有篇文章「10個公平貿易失靈的理由」,不幸地它的觀點是奠基有選擇性的研究上。伴隨著近日數個發表的文章,我們認為他們都對公平貿易的運作方式有些誤解。

 

公平貿易不是一個一次性、全面性解決不公平貿易弊病的系統。 它是一個工具,能幫助農民與工人平衡貿易當中的權力關係。在大部分的發展力量上,權力的條件具有最深遠的影響。

 

透過公平貿易,咖啡農可以在價值鍊上往上移動,協議比較好的交易條件,強化社區組織,同時保護他們的環境。

 

此外,公平貿易的社區發展金(Fairtrade Premium)是採購原物料時額外支付的一筆金額,公平貿易的農民與工人能夠根據自己的需要來決定投資的項目,某些能在未來發揮發展的效益。

 

有些獨立機構的研究已經證明公平貿易給予農民與工人的改變,但是仍然面臨許多的挑戰。

 

  • a. 哥廷根(Gottingen)大學在烏干達的研究證明,公平貿易認証讓農民增加了30%的收入,減少了50%的貧窮機會。[1] 
  • b. 最近一個來自於哈佛大學的研究證明,公平貿易達成了多項預期的目標。當農民得到比較好的報酬,農民會取得比較好的信用,認為他們的經濟環境會更穩定,而且更有意願採用友善環境的耕作方式。[2] 
  • c. 此外,哈佛大學的研究被Widick刻意忽略的事實是,公平貿易認證可以提高產品的出口價格(大約是每磅5美分),此外公平貿易認證可以增加該區域的兒童就學率。 [3][4]
  • d. 自然資源研究機構(Natural Resources Institute)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研究發現,透過公平貿易的社區發展金的投資,婦女與兒童都可以得到益處。[5]

 

另外,在我們第五版的「公平貿易的規模與效益觀察」報告中呈現公平貿易工作的完整圖像,公平貿易認證體系下的生產者組織集結了超過66萬名小規模的農民。這份報告清楚的呈獻了生產者如何使用公平貿易社區發展金(相較去年成長一倍,達3700萬美金),公平貿易的交易條件,生產者面臨的困難點,以及最近相關的研究摘要。< http://www.fairtrade.net/fileadmin/user_upload/content/2009/resources/2013-Fairtrade-Monitoring-Scope-Benefits_web.pdf>

 

國際公平貿易組織工作的範圍含括全球66萬民小農,分佈在28個國家,包括那些列入聯合國低度發展清單的國家,例如:衣索比亞、馬拉威、剛果共和國、烏干達、坦尚尼亞。要為那些咖啡農帶來更好的影響,我們需要增加公平貿易咖啡的市場,讓那些被認證的合作社能夠以公平貿易的條件銷售更多的咖啡,得到更多伴隨公平貿易銷售帶來的好處。

 

消費者可以相信,當他們選擇一杯公平貿易的咖啡時,咖啡農得到更公平的條件而且朝向更永續的未來。雖然面對著如此複雜與困難的貧窮問題,國際公平貿易體系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在幫助,致力於改善農民與工人的生活。

 

澄清:Wydick所批評Fair Trade USA已經不是國際公平貿易組織(FLO)的一員。若對Fair Trade USA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他們的網站。(http://fairtradeusa.org/

 

 

針對網路上其他批評意見的回應:

 

  • a. 公平貿易標準與運作原則不是放在農民的支出是否「值得」達到環境與社會的目標來衡量。它們確保公平貿易商品的成長奠基在經濟、社會、環境的永續發展上,這是非常實質確保農民與工人在他們的土地上擁有永續的未來。況且公平貿易的標準是由生產者、貿易商、非營利組織共同制定的。

 

  • b. 公平貿易的農民與工人擁有50%的董事會席次,四個標準審議委員會席次。生產者在公平貿易組織的內部參與組織發展。

 

  • c. 公平貿易生產者得到保障價格(Minium Price),如果市場價格比保障價格高,則是市場價格。這樣機制在於設置一個安全網,保障生產者得到基本的生產成本與生活所需。生產者所得到社區發展金(Fairtrade Premium),需要投資25%用於改善生產品質與提昇生產力。

 

  • d. 社區發展金(Fairtrade Premium)的使用需根據合作社民主投票的機制來決定投資於組織發展項目的優先順序。發展中國家充滿了發展經濟學的「好意」,現在是時候讓農民為自己做決定。

 

  • e. 對許多咖啡農來說, 投資在商業設施是一項重要的工作之一。 2012年,公平貿易咖啡農有48%的社區發展金投資在改善合作社的生產設備與基礎建設。這些投資對於農民或組織發展來說都是有益處的。

 

  • f. 除了提高生產力與品質之外,許多農民組織選擇投資在社區建設。譬如:尼加拉瓜的COOMPROCOM合作社投資水塔與自來水管,有140個家庭獲益。其他有改善道路、興建學校、支付教師薪水、設立診所與藥房,設立獎學金或促進教育發展等,都是主要運用項目。

 

  • g. 公平貿易與直接貿易並不相互排斥。認證能讓買家能夠確保嚴格的標準被達成。但是我們相信還有很多其他的路徑,公平貿易組織只是開始一個起點。建立生產者與貿易商之間直接的長期伙伴關係是對彼此都有益處的。例如,南非的公平貿易咖啡商Bean There Coffee就致力於尋找公平貿易認証來源的生產者,並且以公平貿易的條件交易。(生態綠也是如此)
  •  
  • h.公平貿易認証並沒有排除生產者或貿易商原本就該做的事情。公平貿易合作社非常樂意於協助買家找到符合品質要求的咖啡豆。更高品質的咖啡能夠得到更高的價格,價格能作為誘因改善生產的品質。

 

最後,我們分享一位過去在宏都拉斯當國際志工多年的好友Peggy。她深入咖啡產業、深入合作社、深入公平貿易組織的運作觀察多年,不甚專業的拍攝與剪輯,呈現最真實的公平貿易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