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上學太危險時,她們被迫成為童工 | 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

當上學太危險時,她們被迫成為童工

圖片來源:CNN.com
 
 
九月是新學期開始的季節,但在世界一些角落,當上學太危險時,孩子只能被迫成為童工。
 
「什麼都不要說!」這是南美某些偏鄉社區的女孩們在學校遭遇到性暴力時,老師對她們說的話。如果她們告訴別人,就會被要求離開學校,而當話語在村裡傳開來時,她們就會被迫離開自己的社區。
 
學校的廁所對於女學生來說特別危險,尤其是課後的時間,「裡面沒有燈,所以男人們會叫我們到裡面強迫我們做我們不喜歡的事。」女孩子們說:「我們不能告訴任何人,因為甚至連女老師都叫我們不要說。」
 
比教室、課本和文具更重要的事
當我們談論童工議題時,教育是一個關鍵因素。但提升學校的硬體設備、書籍或教材時,我們也需要將同樣的注意力放在終止性別暴力(gender-based violence)
 
在一些種植可可、糖、棉花或是茶的社區裡,女孩子常常遭遇老師對其行使性騷擾、或是男孩子酒後導致的性行為以及懷孕,而她們通常都被預期不會對外尋求協助。許多女孩子常常被迫接受留在家裡農場工作,即使沒有酬勞,因為她們沒有更安全的選項。
 
國際公平貿易組織與生產者團體合作,在全球10個以上的國家,針對1000多名學齡兒童及青年進行訪談。不論男孩和女孩都談到接受教育的艱鉅障礙,更有不少人說無法看到未來。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調查(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自2000年以來,童工已經減少約三分之一,但全世界仍有近11%的兒童被認定為童工,從事對身心有害的工作,剝奪他們的潛力和尊嚴。據統計,這一億六千多萬的兒童當中,有60%從事農業工作,其中多數在自家中的農場無償工作。
 
即使有一些進展,國際社會仍然無法達到2015年聯合國千禧發展目標中在教育項目的預期,以及國際勞工組織2016年終止童工的目標。這表示仍有數以千萬的兒童無法享有應有的基本人權。
 
建立永續的未來
很明顯的我們應該有所行動。如果我們將教育視為發展國家中童工脫離現狀的有效選項,那麼道德組織、政府、企業以及非營利組織都需要繼續催促自己找到更有效的方法,從根本解決童工的問題,同時確保在學校接受教育的孩子是受到安全保障的。
 
一個在茶園工作的孩子說:「老師應該教我們人權;而大人們需要學習『兒童的權利』....如果我們知道自己的權利,我們就知道如何捍衛自己。」
 
國際公平貿易運動不只是給予生產者更好的報酬,而是建立一個共公平而永續的未來。除了必須遵守公平貿易生產者標準中嚴格禁止童工的規定之外,公平貿易組織更進一步鼓勵生產者組織追求更高的標準。
 
在巴拉圭、墨西哥、巴西、哥倫比亞、多明尼加、象牙海岸、馬達加斯加、肯亞、衣索比亞以及印度等國家,農業領域的童工面臨高度的危險,生產者組織建立了自主監控機制追蹤控制童工的問題,並且提出解決的方法。重要的是年輕人也加入了這些機制的設計,並且反映了當地的共識與社區的現實狀況。公平貿易組織也和企業、政府以及社會一同合作,提高計畫的高度與力量。
 
為了所有的孩子,我們必須有所行動
童工問題是不公平貿易下的產物,以及性別不平等與歧視的結果。國際勞工組織在今年的中止童工日提出解決童工問題的呼籲:義務教育是解決童工問題的關鍵,同時國家政策必須保障兒童有免於恐懼和暴力的教育環境,而各國都必須共同努力確保教師獲得提升素質的投資,同時教師們必須從根本認知到不論男孩和女孩有相同受教的權利,尤其是擁有免除暴力的權利。
 
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迫在勞苦的工作與有潛力改變未來生命的教育中進行選擇。學校的教室、圖書以及設備是終止童工的第一步,現在,我們需要建造安全的學習環境,不只是為了終止童工,而是為了所有的孩子。
 
 
 
 
 
商城.jpg
品牌影響力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