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曾經,如斯壯麗 | 生態綠股份有限公司

巴西,曾經,如斯壯麗

巴西大火.jpg

(圖片來源:半島電視台截圖)

近來災害頻傳,除了南台灣與日本接連遭逢天災之外,遠在南美洲的巴西也遭逢了一場人類文明史的大浩劫,有「巴西故宮」之稱的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Brazil)竟然失火。這座位於里約熱內盧的博物館曾是帝制時期的皇宮,1889年推翻帝制後成為國家博物館,藏有許多南美洲原住民的古文物、化石、標本以及帝國時期的藝術品等等。一場大火不只燒掉了舊皇宮以及90%的蒐藏文物,也燒掉巴西人這二十年來因為金磚四國的興起而建立起來的自信心。

被吊足胃口,卻悲劇性的未能達成期望,這正是巴西一向擅長的那種失敗。

社會學家/前巴西總統 卡多索  <出自「巴西,如斯壯麗」一書>

getImage.jpeg

這句話指的不是巴西足球隊(傷心),而是巴西在推翻帝制後,百年來一路顛簸的民主之路。地大物博的自然資源、豐富與多元的文化,在全球的經濟體系中,這些是祝福還是詛咒?巴西數次在民選政府與軍事政府中來回擺盪,難道巴西人民不配擁有民主?這是以「依賴理論」而享譽國際的社會學者卡多索教授的研究動機,後來也讓他從一位社會觀察家捲起袖子成為政治改革者。

卡多索在1994年上台擔任總統之前,巴西面臨的挑戰有龐大的外債壓力、沈重的財政負擔、懸殊的貧富差距、每年超過200%的通貨膨脹、有三成人口是文盲、有1%的HIV帶原者,這些問題被熱情奔放的森巴嘉年華和足球明星的光環給隱掩蓋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巴西,但鮮少人知道巴西的真實樣貌,就如同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巴西種了很多的咖啡,但很少人對巴西咖啡的品質或風味有特別的印象。卡多索在某次訪美時提到巴西人口有一半為黑人,是全世界最多黑人人口的國家,小布希在他面前說:「喔~你們巴西也有黑人?」。

在結束長達20多年的軍事獨裁政權後,卡多索在1994年至2002年擔任民選的巴西總統,終於以「黑奧計畫」解決了數十年的惡行通膨問題,巴西曾經在1985~1993年的八年間荒謬地換過七種貨幣。此外,從三百年前葡萄牙殖民時期就累積下來的土地問題也困擾著巴西的發展,有45%的土地掌握在1%的巴西人手中。大量的無地農民衍伸出非常多的社會問題與社會衝突。在卡多索執政期間所進行的土地改革,安置了58.8萬戶無地農民家庭,授與他們4450萬英畝土地所有權(約五倍的台灣面積),這是前所未有的成績。

在卡多索卸任前,經濟學人雜誌評論:「卡多索讓巴西看起來可以治理」。那八年的奠定的施政基礎,成就了後來的金磚四國,巴西也成功的得到2014年世足賽與2016年奧運的主辦權。這國家看起來很欣欣向榮,巴西不再是明日之地,而是今日之國。

可是上個月國家博物館的一場大火,燒掉了巴西華麗的面具,原來世足賽與里約奧運早已掏空了國家財政,政治人物的好大喜功讓教育文化預算已連續幾年被排擠,除了博物館缺乏維護經費外,大學的預算也是連年被刪減。許多人開始認為這場火災是重要的警訊,這幾年來巴西的暴力犯罪與失業率都不斷攀升,近兩任勞工黨總統魯拉羅塞夫相繼因為受賄和違反預算法被起訴和罷免。巴西的民主化道路可說是進三步退兩步,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心,卻又悲劇性的沒有達成期望。

巴西需要重新找回自己,我們也需要重新認識巴西,那不是一個只有足球、森巴舞與廉價咖啡的地方,巴西的經驗是民主化進程的國家必須引以為鑑的慘痛教訓。

卡多索說很少人真的認識巴西咖啡,最後小編就來介紹生態綠的巴西咖啡

巴西-女性勞動.jpg

(圖片來源:Ascarive)

如同前述,巴西是個土地分配極度不均的國家,所以大部分的咖啡莊園屬於歷史悠久的貴族,在過去黑暗的歷史裡,咖啡產業與奴隸是緊密相關的。儘管早在19世紀末巴西已廢除奴隸制,但咖啡莊園裡的勞動環境與工資條件仍然常常被人詬病

生態綠採購的Ascarive合作社,位於Minas Gerais州的Mantiqueira,海拔高度約在900~1500公尺,具備優質咖啡的種植條件。Ascarive合作社有661名小農戶,採用蔭栽的方式種植阿拉比卡豆,以日曬法(Nature)或半日曬法(Pulped Nature)處理。生態綠採購的是日曬處理的咖啡豆,中深度的烘焙,具有奶油般圓潤的口感,淡淡的葡萄酒與桃子香氣,有微微的柑橘味。

巴西-蔭栽.jpg

(圖片來源:Ascarive,生意盎然的蔭栽樹)

巴西-生態教育訓練.jpg

(圖片來源:Ascarive,合作社邀請森林系講師教授土壤與水源的館裡)

巴西.jpg